记者了解到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18 10:22    次浏览   

记者了解到,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的岑村,去年共有15个申请的个案,在广州市番禺区洛浦街西二村,只有3个申请的例子,而在新塘街,申请生“单独二孩”的数量“非常少”。

羊城晚报记者对广州一些“城中村”的调查发现,目前“单独二孩”家庭申请生“二孩”的较少。

天河区一位相关负责人说,这背后意味着这些“城中村”居民符合“单独二孩”条件的较少,由于历史原因,“城中村”居民过去是农业户口,按照相关政策,头胎是女孩的可以再生一个,加上这些地方传统观念比较浓,一家一定要生个男孩,所以“城中村”家庭生两个及以上的比较正常。

记者了解到,在广州市的“城中村”,如果超生,不仅要缴巨额罚款,还要停掉七年以上的股权“分红”,因此超生代价惊人。

记者在天河区的猎德村了解情况,猎德村自改造以来,股权分红已经成为村民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。据了解,猎德村的股权大致分为劳动股、人头股和土地股,其中人头股每人每年大概在两万元左右。

猎德传统观念较浓,村民如果第一胎是女孩,再高的罚款也要生第二胎。一位叫“成叔”的村民告诉记者,他大儿子第一个是女孩,第二个是男孩,他计算过,差不多要罚40万元。成叔儿子要被停7年的红,也就是14万元,还要交社会抚养费18万元(去年变成19万元左右),此外,媳妇那边(媳妇的村子也分红)也要缴罚款和停分红。在“单独二孩”政策颁布后,如果娶一个独生女,则可省去大笔罚款。羊城晚报记者 温建敏 罗坪 实习生 曾惠娟